sun

苦白茶:

Nisi Domius aedificaverit domum,
In vanum laboraverunt qui aedificant eam.
Nisi Dominus custodiedit civitatem,
Frustra vigilat, qui custodit eam.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努力;
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蓝雨婉雪:

音乐随身听:

【独立流行】Long Lost Pen Pal - Hello Saferide

选自Hello Saferide发行于2005年首张专辑 “ntroducing... Hello Saferide"。这是一张关于相思成灾、寂寞无眠和美好回忆的专辑,洋溢其中的淳淳爱意令人迷醉。

Hello Saferide是一支瑞典乐队。主创Annika Norlin从10岁开始写歌,直到有一天她在朋友的卧室录了《高中跟踪狂》(Highschool Stalker)这首小情歌,并且放到了MySpace上。结果迅速窜红并很快得到一纸合约。2008年Annika Norlin获得瑞典格莱美奖(Grammis)最佳女艺人、最佳歌曲作者两项大奖。

泱泱: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德彪西「牧神午后前奏曲」
(Debussy: Prélude à l'après-midi d'un faune)

        午后的森林里,阳光洒下斑驳树影,风似乎被凝滞在空气中,万物也失去了活力,睡眼惺忪的牧神吹起了牧笛,朦胧暧昧的笛声引来了一群仙女,她们嬉笑着穿梭在林间,白皙的肌肤和曼妙的胴体令牧神垂涎不已,他奋力追逐却无果,睡意伴随着疲倦再次袭来,林中恢复了静谧,幻梦中,牧神继续着他的猎艳之旅......
        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 1862.8.22-1918.3.25)依据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3.18-1898.9.9)的诗作「牧神午后」所谱的音诗「牧神午后前奏曲」,以扑朔迷离的主题变化辅以新颖的配器手法,再现了文学作品中耐人寻味的意境,同时以“印象派”独有之光影与色彩变化,赋予了更多无法言传之心理感受。曾竭力反对将自己作品音乐化的马拉美,在聆听了作品于1894年末的首演后,致信德彪西道:“当我走出音乐厅时,不禁被深深感动了,这是一个奇迹!牧神在你的音乐中展现出了比我文字更为丰富、鲜活的形象,朦胧氛围中氤氲着纤巧细致,不动声色中绘尽了声色。向你致以敬慕,你的--马拉美”
        木管乐器在整首乐曲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从开头处被指挥家布列兹称作“现代音乐的一缕新风”的长笛旋律开始,双簧管、英国管、大管及黑管,依次接过主题,在时而跳动的竖琴拨动中,听者的情绪逐渐步入乐曲所描绘的场景,人物栩栩在视线中闪现,有如真实的梦境般,勾起想象的无限可能。
        作为最富德彪西个人特色的音乐作品,「牧神午后前奏曲」的标题性及音乐文学意义在他独具创造性且繁复的管弦乐织体中被弱化了,印象派所主张的主观联想性更为听者打开了一扇充满奇趣与个性的绮窗,每个人都能透过其窥见一个真实中的自我,亦能如牧神般,酣醉于一个虚幻中的极乐园......

演奏: 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
        (Royal Concertgebouw Orchestra)
指挥: 伯纳德·海廷克***
        (Bernard Haitink)

泱泱:

古水:

*Bach 330* --102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巴赫「E大调小提琴协奏曲」
末乐章: 甚快板
(Violin Concerto in E, BWV 1042 - III. Allegro assai)

        或许没人真正清楚,J. S. 巴赫一共为小提琴写了多少部协奏曲。在那个意大利式协奏曲居绝对主导的时代,科雷利的小协无疑具有开创性地位及影响力,而写下几百部协奏曲的维瓦尔第,更是定义了该种体裁的“威尼斯”样式,让无数同侪从中汲取灵感,却又昙花一现般地湮没于岁月风尘,19世纪对巴赫作品的第一次复兴,才让他那些珍贵的作品苏醒并重焕光彩。
        「E大调小协」,常被编序为巴赫小协第二号,鉴于手稿的遗失,当代学者对其断代仍存争议,主张科滕宫廷及偏向莱比锡音乐社的各执一词,前者自有雇主对器乐曲偏好之渊源,后者则有著名的大键琴改编曲(BWV 1054)为依据。意式协奏曲快慢快的构架上,巴赫仍尽其所能发挥了独奏乐器的主题表现力与乐队的和声丰沛性。首乐章主题再现部的润色独具巴赫咏叹调之美感;慢乐章中独奏乐器流畅且具沉思气质的吟诵同低音部主题的对照,亦是作曲家个性之完美写照;生机勃发的末乐章借用快步舞(passepied)节拍,主奏与协奏部的对句式演进中呈现出回旋曲般的聆听感受,自然而显和谐意趣,这种广泛出现在莫扎特作品中的手法,在巴洛克时期确属罕见了。
        选择今天生日的小提琴女神Anne-Sophie Mutter在08年的录音版本,其演绎继承了德奥小提琴学派的严谨内敛与沉稳大气,无懈可击的技巧下亦不难感受她的成熟气质与迷人魅力,从巴洛克(巴赫)到现代(古拜杜丽娜)的巨大跨度,弥显其卓绝的艺术领悟与驾驭力。

独奏: 安妮-索菲·穆特*** 
        (Anne-Sophie Mutter)
协奏: 特隆赫姆独奏家乐团***
        (Trondheim Soloists)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柴可夫斯基「F小调第四交响曲」
第三乐章: 谐谑曲,固定音型拨奏-快板
(Symphony No. 4 in F minor, Op. 36 - III. Scherzo: Pizzicato ostinato - Allegro)

        创作于1877-1878年间的「F小调第四交响曲」,揭开了彼得·伊里奇·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 1840.5.7-1883.11.6)“悲剧三部曲”(四、五、六交响曲)的序幕,首乐章宿命情绪的序奏主题,更使其被称为老柴的“命运”交响曲。
        尚未走出失败婚姻阴影和连年战争创伤的作曲家,情绪上正经历他人生的一个低谷,此时,慷慨而热衷艺术的梅克夫人的出现,点亮了老柴艺术生命的曙光,令其迫切渴望通过音乐语言向这位知音一诉衷肠,同时也将个人与整个其所代表的小知识分子群体最隐秘和共有的情感彻底宣泄。“在深重的苦难、悲哀与绝望之中,忽然射出了希望的光芒,而这光芒,正源自这部作品所要题献之人。”柴可夫斯基在致梅克夫人的信中如是说。
        整部作品因循的四乐章结构之上,是更为松散及个性化的配器效果与情绪编织(标题化与音诗化),却无时无刻不被极具辨识度的“柴式”忧郁所笼罩,从首乐章定下作品基调的“对命运之屈从和于幸福之渴望”;到行板乐章充满现实孤寂与梦幻回忆之重叠交替;三乐章以弦乐固定音型拨奏张开思绪驰骋之自由羽翼,似乎是对惨淡现实之逃避,又或是对虚妄追求的短暂窃喜,木管奏出的第二主题,犹如抛开迷惘后的踉跄舞步,若有所期,却终不可及,不过一场宿醉后的幻景而已;只是末乐章如火的热情将这有些隐喻的心灵偷欢焕作了一阕填满人生苦闷、执着与期冀的狂喜之诗。
        作曲家挚友尼古拉·鲁宾斯坦(Nikolai Rubinstein 1835.6.14-1881.3.23)于“柴四”完成当年二月,在莫斯科指挥了作品首演,获得成功,老柴音乐创作的辉煌时代亦由此开启。推荐的演绎来自刚刚离世的俄派指挥大师Gennady Rozhdestvensky于前苏联时期的黑胶录音,纯正的俄罗斯传统和对浪漫主义音乐语汇之精准把握,无疑是“柴交”无可争议的权威解读。

演奏: 列宁格勒爱乐乐团***
        (Leningrad Philharmonic Orchestra)
指挥: 甘纳迪·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Gennady Rozhdestvensky 1931.5.4-2018.6.16)